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晚上六點過後,關於台北市大安區立委補選的紛紛擾擾,就在帶著冷冽的春風中隨風而逝。

結果呢?跟我上禮拜預期的差不多─國民黨的蔣乃辛先生,以最高票數四萬六千多票,成為遞補前立委李慶安的第一人選,不過以票數跟得票率來看,只能說這次國民黨贏得很難看。

這跟我之前與我表弟聊天的時候猜的「還是國民黨贏,只是大贏還是小贏的差別」差不多;當然,我沒有那麼神準地去預測得票數,我只是大略地去猜測國民黨的得票率而已,而且我猜的得票率是:五成至六成之間。

事後看來,我猜對了,也猜錯了,因為國民黨這次雖然選上了,不過得票率不到五成(據說是將近49%),在這種藍色強勢選區(鐵票感覺不甚漂亮,好像大安區真的只支持國民黨而已,所以我換個名詞,純粹是相對好聽而已)裡面,實在是很難看。

不過這次選舉風氣還不錯啦,雖然宣傳車一樣不少,網路上還報料指出國民黨沒有在指定路段擺放選舉旗幟(明早就會清除了吧,我想),不過沒啥人亂提政見,主要參選人的行為舉止都還算中規中矩,也沒有人隨便把兩岸政見放進來攪局(這是總統選舉才要去關注的層次,立委喔,趕快去審理堆積在立法院內的法案還要實在點啦!),所以我覺得很好,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候選人,不論結果如何,都應該要去肯定他們的選舉風格。


如果要問我這次的立場,我在此很坦白地說,我這次反對國民黨再度拿下大安區立委席次。

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國民黨在處理前立委李慶安國籍案的拖拉心態,雖然看起來符合法律,但是我就是不喜歡有人拿著我們的稅金搗蛋(幹,十多年的納稅錢耶!不生氣才有鬼!)!而且證據出來,明顯認定李慶安的錯誤(我很想用偽造文書,不過算了)時,李慶安還在那邊狡辯的電視畫面,真的讓我非常憤怒!所以打從一開始,我自己就很清楚,我不想讓國民黨拿走這個席次!

當然啦,許多政黨也因為這次選舉,跳出來跟著湊熱鬧,像是新黨與綠黨,就派出各自的參選人來參與競爭。競選過程就不多說了,有走傳統抗爭路線的,也有走象徵高層次議會問政路線的(這佔絕大多數),大夥就自己看新聞吧~

但是我想用我自己的看法,來看待這次頗能玩味的結果。


首先我這樣說好了。

第一,國民黨內心的真正想法,絕對不是「保衛這一席」,而是「不想讓席次變成壓倒國民黨的道德象徵」。

各位,你有看過任何一位政治人物道歉的誠懇嗎?很抱歉,起碼到目前為止,我只感受到「不想讓面子失去太多」的那種道歉,我沒有看到那種「我真的做錯事情了,真的很對不起」的誠懇,沒有!所以當民進黨想要利用大安區補選席次來象徵「道歉認錯」時,國民黨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馬總統的想法應該相距不遠,只是這樣子看來,他當選總統所代表的道德象徵,好像就跟春雪一樣)

所以國民黨可以讓這席補選失去嗎?想也知道這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從這次的統計數據看來,國民黨只是暫時性地保住顏面而已,談不上什麼泛藍選民的無奈─畢竟選票就是代表著選民對選舉的態度,不想投這種事情根本就是鬼扯!

第二,民進黨也不是真的在喊著革新,而是報復。

其實在去年總統大選期間的新聞看下來,我自己早就有這種預感了:民進黨一定會報復,就跟2000~2008年的國民黨一樣。用常理來看好了,當你一直面對來自各方的怒罵時,你會不會想找個機會好好紓發一番?如果連個回應的機會都沒有,你會不會想找機會報復?

所以這次選舉會引來眾多關注,說穿了也只是兩個陣營在玩騎馬打仗,一方拼命找機會回擊,一方只求傷害別擴大而已!但是立委算是國家層級的民意代表耶,可以這樣子玩小孩遊戲嗎?!

所以國民黨跟民進黨在這次補選的心態,我可是一點都不認同!當然,這次我還是投票了,但我只是盡我公民的權利而已,談不上那種「這一票可以影響很多事」的感覺,不過想想其他人不想投票的原因,應該不會脫離這種直覺式的無奈太遠吧...

第三,其他有心想投入的陣營,真的,努力不夠。

這次新黨跟綠黨也參與了這次補選。先來看看綠黨。

如果全世界的綠黨有互通訊息的話,那麼綠黨應該算是個具有國際概念的全球性政黨(全世界有綠黨的國家不少喔)。只是綠黨這次的候選人,競選手法可以做得漂亮一點,或許會得到更多的認同,而不應該為了得到更多的媒體曝光率而採取激烈的手段(把自己困在樹上)。

新黨呢?說老實話,想要搞政黨政治,政黨特質就應該要弄得更具體清晰,選戰策略也是。新黨就是欠缺了明確的政黨特質,還有清楚的選戰策略,雖然這次立委補選結果還算不錯(將近一萬票,第三順位),但是從政見中看來,「和稀泥」本性若不加改善,那麼我看新黨再怎麼選,都選不出什麼名堂出來...

而其他的政黨呢?

如果真的想要改革公共事務,遇到選舉,真的就是要派人出來選啦!每個不同於傳統兩大政黨的小黨,形象都很清新,理念都很崇高,但是每次選舉就是沒有派人出來選,這樣子怎麼讓人見識到所謂的形象與理念呢?「入世」真的那麼困難?

還有些獨立參選者呢?

我曾經在馬路上看到有候選人找來電子花車做宣傳(陳源奇先生),也看到那種莫名奇妙的競選主張(這次補選的最後一號),當然也是有政見看起來很棒的候選人。其實若有人願意投身於公共事務,我覺得這沒有什麼不好,但是麻煩各位,要選,就應該認真投入,當年的璩美鳳小姐能夠靠自己選上立委,不就是認真投入嗎?請各位有意參與公共事務的獨立候選人,多多努力吧~

 


選完了,就別再去想了,好好生活,好好監督這些當選人,這才是選民們真正該做的。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當與朋友論及大學時代的社團生活時,幾乎都會被問到:要不要秀一段給大家看?

這種問題,不管是大學同班同學、高中同學、同袍們、還是研究所的同學及學長姐們,幾乎都會丟出這問題給我,不光是他們不相信─他們眼前那位帶著銀框眼鏡,長相一點都不帥氣,身材帶點小腹,髮型單調無趣,一副該死的書呆子模樣的人,在大學生涯中,居然呆了五年的熱舞社,而且他們對於熱舞社的印象,多半來自於媒體上的勁歌熱舞,那種不熟悉的隔離感,也讓他們對眼前的我,既感到訝異又覺得我好像在騙他們一樣似的...

每次遇到這種問題,能夠笑笑帶過的我盡可能如此,不過沒辦法推託的,也就只能隨便跳跳帶過囉。我相信大多數不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舞者們,或多或少都會遇到這種狀況(例如我的社團學弟貓王)。

只是以我內心最真誠的感覺是:我真的願意這樣嗎?

...恐怕不是所有舞者們都願意如此吧...

呃,我這樣講可能有點武斷了點,不過並不是所有跳舞的、習舞的人都很習慣被拱上台跳舞的。以我來說,我可能還比較情願在自然而然的環境下跳舞。

想像一下...

找個空地,拿台音響,放出自己喜歡的音樂,然後聽、聽、聽...身上那種想要跳舞的感覺,很自然地慢慢累積,然後...就很自然地站出來,跟著音樂搖擺。不管別人怎麼想,不管自己是否跳得好,反正就是這麼自然,「聽到音樂就想跳」。

這種想像可能不是每個人都能了解,不過我一直都很期待著這樣的感覺。事實上我也體驗過這種感覺的美好,能夠多來幾次當然是更好囉~

所以我不喜歡有人一直強拱著我出來跳舞,因為那種不甘願的感覺,我不喜歡,所以能夠不跳,當然是盡量避免;可是有些時候因為人情或是壓力,又不能說不跳(就像這篇講的前輩的境遇),所以遇到這種情況,也只能稍為應付一下了事,可是跳一跳之後就會覺得「自己怎麼跳得那麼差」的那種厭惡,那種感覺更令我受不了...

所以,各位朋友,還有以前的同學們,請不要一直叫我秀段舞蹈給你們看,千萬不要!(硬要叫我跳可以,不過到時候跳一次就收點費用,如何?)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靈感連結

各位在世紀交替的當下,接受過Hip Hop薰陶的朋友們,感謝這本相簿,又讓我回憶起當時的熱情,也希望各位能夠多看看,體驗一下當年Hip Hop的熱潮吧!

註:依據自己亂猜測,所謂的當年,指的就是1995年起,原本不在潮流當頭的Hip Hop Style,逐漸慢熱起來,在2000年時逐漸成為台灣的時代潮流其中的一部分。當然,Hip Hop現在依然盛行於台灣的年輕世代中,就算換個不同的衣著風格(逐漸從大衣垮褲→合身時尚)、音樂風格逐漸改變,一樣地,還是Hip Hop!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片來源:經濟學人)

不曉得各位看到圖片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答案就放在自己心上吧,有興趣再來回覆,我的話倒是可以講講看。

如果從對岸的角度來看,其實這張圖片,恩...笑果十足。 (雖然當下看到台灣被插旗,火氣差點就爆開來了)

歐洲在中國的眼中,如果只是個買名牌的地方,那麼歐洲對中國的影響可以說完全失敗,連帶地像是LV這種國際名牌,真的該好好檢討檢討啦!(中國眼中沒有LV啦~只有山寨名牌啦~)

非洲難道只有觀光跟石油才有賣點嗎?如果是,那麼那些非洲國家真的對中國來說,只是個後勤夥伴而已...

拉美還在開發中?!(查維斯先生,希望你看了別太生氣 :P)

美國...好吧,美國的笑點我還沒看出來,不過那條哈得孫河讓我印象深刻~ XD

日本、台灣、南海群島及菲律賓,在中國眼中就只是些鼻屎大的島嶼而已,而且台灣還被人家插旗了阿~~(想想也對,中國的世界觀嘛...)

香港更慘,除了幾根大樓之外,啥都不是...

最後說到中國本身。或許那些領導的眼中,中國,真的只有天安門廣場,還有故宮(也就是圖中所說的帝國宮殿)而已...

等等,中南海呢?

...好吧,人都在裡面了,還需要特別標示嗎?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靈感來源

饒舌狂愛之家的文章,雖然會看到一些有點離譜的錯別字(有的錯別字位置真的很誇張),不過文章的廣度(討論範疇)與深度(文章內涵)都讓我覺得很讚,所以我後面會開始推薦饒舌狂愛之家裡面,幾篇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文章。當然,為了尊重主持饒舌狂愛之家的卡拉雞先生與老趙同志(這兩位只聞其名而始終不認識)的心血,也希望饒舌狂愛之家的人氣得以提升,這邊推薦的文章,將只貼上文章的連結,內容細節請直接點選連結進入觀看~

這篇文章提到了饒舌樂長久以來的刻板現象,有的人會覺得,這是行規,不得不從;但這篇文章卻點出,其實有不少業界同行反而對這些現象頗不以為然,連帶地也開始批評起一些美國饒舌圈內種種的怪異!所以先推薦給大家看看,晚點我再來貼上屬於自己的心得感想。


不好意思,看來之前文章貼得匆促,結果沒看仔細,反而沒有把內容寫得正確,請大家多包涵,下次我會小心的。上述內容已經做了修正,先前有瀏覽過的朋友們,煩請多加瀏覽~ (_ _)

不過話說回來,還是要解釋一下,所謂的Hater,指的,是什麼?

根據PTT Hip Hop版上的眾多高手們之意見,歸納出來的意義是:對於所知事務感到不滿的人,稱之為Hater(憎恨者)。這感覺就很像早期阿扁時代的泛藍群眾,以及現在小馬哥時期的綠營支持者,看到事情不爽就罵、討厭就譙;一樣地,饒舌歌手也是,看到不滿的就奮起吶喊,討厭的就起而攻之...

或許有人會不爽我舉的例子,不過沒關係,這也是我自己的Hater傾向的一部分,所以我不會跟各位Hater放大絕招的。

饒舌音樂裡面,最常看到的內容,就是Hate。內容當然是包羅萬象─有人責怪別人不讓他翻身(這種事情不少),有人埋怨著周邊的困苦(別懷疑,美國有很多饒舌歌手出身貧民窟,當然會對出身環境有所不滿),有人看到不爽就開砲(火氣上身了就會這樣搞)等等,無所不譙!

但是其他看戲的感覺如何呢?這...老實說看戲的表面止如水,內心熱如火的附和耶!一來許多剛出道的饒舌歌手們,都把自身週遭的悲慘故事拿來用做創作來源,在事實的基礎上架構著頗令人動容的歌詞,聽者有誰不感嘆?二來聽眾們很多都是那種表裡不一來的,平時剛正不阿,私底下凡事都想插嘴幹譙加嘴砲,既然有人寫歌詞鬧場,何不圍過來看戲?

所以說真的,Hater無所不在,看戲的跟著喊燒... (還沒完,繼續中)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標題的思想來源 (新聞來源:yam天空)

雖然說好久沒去舞廳跳舞了,不過我還是多少會懷念,當時縱情於舞池的快樂往事。

人生第一次去舞廳,是在大二的時候,地點是台北市最有名的其中一家舞廳:LUXY。或許很多細節我忘記了,不過很難忘的是,一大群認識的社團學長姐、學弟妹們,在舞池裡圍成一圈同樂的感覺:有人會為你歡呼、大家一起跟著音樂(或是歌詞)叫囂,還有─學長姐跟學弟妹們人數眾多,在舞池內感覺很安全!

沒錯,玩樂當然要開心,不過絕對不會有人想遇到:扒手、強暴、沒人理!出門要開開心心,回家要平平安安,這也是我每次去舞廳玩樂的時候,最在意的事情,而且絕無妥協之立場可言!所以後來我都是跟熟人去舞廳,或者是特定表演才會跑去舞廳欣賞(而且看完表演就閃人,絕不逗留)...

舞廳內人蛇雜混,各路人馬都有,不論是販夫走俗、地痞流氓,還是紳士淑女,昏暗的舞池內,身邊在跳舞的,都有可能是你想也想不到的人物。遇到紳士淑女倒也不錯,運氣好還會譜出一段浪漫的後續;運氣不好遇到地痞流氓,如果對方只是來玩樂一番那也無妨,就怕不小心惹毛對方,想要全身而退恐怕得賴老天保佑!

能避免這種狀況嗎?很抱歉,我過去幾年到處玩的心得是,不可能完全避免,畢竟舞廳算是開放空間,只要你是刑法上的成年人(18歲),除非你沒錢,不然門口警衛也沒辦法阻擋你的玩樂時光。所以若想玩得放心一點(真的,只有相對的放心一點)的話,我是蠻建議各位,找間警衛夠力的舞廳去玩,我想還是比較妥當一些。

基於曾經享受過在舞廳跳舞的樂趣,我會建議有去學舞的朋友們,去舞廳之前可以先參考舞廳的特別節目,有些舞廳會給特別給熱愛跳舞的人一些節目(像是LUXY與MM合作的Dance Union),這種節目就很適合各位好好地秀個舞技囉~ (目前似乎只有前面提到的固定節目,如果其他地方還有,歡迎各位朋友告訴我~)

當然,誰說一般舞廳不能跳舞的呢?不過一般舞廳如果沒特別安排,通常每到星期假日(每週的週五與週六)人總是會擠爆,如果你是freestyle或是傳統old school風格(像是locking & popping),我想你找得出空間跳,應該不會有人覺得你很討厭(故意找碴的例外);如果你是breaking舞者,非得跳breaking的話,我自己的看法是:換個地方跳舞吧,不然一堆人沒地方舞動,被人家找碴是早晚的事情...

所以回到這次的事件。

前輩舞者這次被砍,我覺得對方一來想找碴(看別人耍帥不爽可能是主因,被搞到沒地方舞動可能也是個問題),一來這位前輩的回話也太過草率而惹到他人;不過說來說去,我還是覺得這位前輩實在有夠倒楣,只是去舞廳跳個舞(那真的不是台客舞),就這樣弄傷自己的身體(甚至是前途),真是有夠糟的!要嘛就對尬舞蹈不就好了,動刀動槍有必要嗎?囧

註:目前我看只有LUXY才有較優秀的警衛(成員不是體院出身,就是練家子),堅實的背景(敢砸店的都被店家股東給處理掉了)...

 


相較之下,昨天下午Club Wax被警察給抄了,一堆未成年男女被帶到警局,呃...是該給個空間讓那些男男女女去體驗派對的好玩,不過搞成這樣難看,還賣酒...我覺得好像沒有同情的必要 = =|||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來源:蛋堡的街頭之聲)

現在正處在找論文找到快抓狂的心頭上,正好,饒舌狂愛之家藉由這首歌,讓我心頭上的怒氣下降不少。

所以先貼給大家認識一下這首新歌,詳細的內容,等我有空的時候再補充完備。(_ _)


這年頭,看不爽的事情,真是越來越多。

電視上每天上映的,還是那些亂七八糟的新聞;每天上班上課,都要被老闆或是教授狗幹;男朋友或女朋友三不五時就開始耍性子鬧脾氣,而且大多數時候自己還不能回嘴;回到家打開信箱,裡面都是一堆廣告信順便再加上幾封等著你繳錢的催繳帳單;還有......

不過說真的,蛋堡這次在處理這種抱怨型的歌曲時,使用輕快爵士曲風來緩緩陳述賭爛的感覺,這點我倒是覺得挺新奇的。

就我的印象中,老外在描述憤怒的情感時,曲調絕對強烈且讓人血脈噴張,高調甚至尖銳的音調,搭配著急促的節拍、吶喊式的歌聲,聽完之後往往會有那種「我也好想跟你一起憤怒阿~~」的認同感!

大部分的饒舌音樂,都有這些類似的感覺,若說要舉個簡單的例子,我想,大支的「台灣頌」、TTM的「死台客」(當然,TTM還有不少歌曲帶有那種很直接的憤怒感),應該是最好的其中兩個例子吧。不過凡事都有著例外,像是Nas的"One Mic",透過MV,我看到了那種對於警察或是高壓的無奈與憤怒,不過這首歌的背景音樂,大部分組成元素卻是柔和而帶有孤單的電子音調,順帶著短短的鋼琴聲,只有第三次副歌才有那麼一點激昂,而且所佔比例不多。

蛋堡這次在背景音樂的處理上,主體依然是蛋堡打響名號的爵士風格,雖然聽起來感覺輕快,不過我認為搭配著歌詞聽下來,文字與背景音樂的衝突性,我不覺得突兀,反而認為這是難得的「體驗」!歌詞所提都是日常生活上或多或少都會遇上的鳥事情,每個人遇到了一定也會不爽,但是背景音樂的輕快,會不會隱藏著「你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會被遇到」的無奈呢?

上面那段,可能我敘述方式沒那麼漂亮,不過這應該無損蛋堡這首「金賭蘭」的美妙之處,也是我覺得這首歌有趣之所在!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講到性與色,你會怎麼想?

可能很多人都會有口是心非的感覺吧。

所以在網路上講解歐美AV頗有份量的3PM大哥,整理出這篇文章,請各位自己檢視你們的內心吧!

當然,別問我的看法,因為我也會在這問題上口是心非。(不過對於伴侶,我想我會誠實一點 XD)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