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在整理著下禮拜的表演時,無意間翻到了之前寫的說唱二部曲。我的確沒有想過那次的歌名,不過那的確是我很懷念的一段故事,即使幾年過去了,偶爾還是會回想起這段讓人難忘的過往。

有句俗諺這麼說:初生之犢不畏虎。我用我自己的看法來講解就是,剛出生的動物,哪裡知道老虎的恐怖呢?就好比,對於外在環境不熟悉的人,怎麼會知道環境的困難與險惡呢?但是就是因為如此,這些新手們才會沒有太多顧忌,放手奮力一搏,這個世界上才有那麼多以小搏大的精采故事,不是嗎?

大三那時候的我,在面對著第二次的饒舌表演時,我的確很困擾。我要怎麼寫歌詞?我要不要強調押韻?我想讓一些感興趣的學弟們也跟著我一起嘗試,該怎麼分配歌詞?第一次表演的確很糟,該怎麼彌補先前的錯誤?

很多事情,沒有經歷過,哪來的經驗談?第一次表演的慘狀,真是讓我顏面無光。忘記歌詞、情緒太高昂而唱不出來等等的問題,雖然靠著一群在被後陪舞的社團夥伴們給分散掉了(而且更好玩的是,事後還真的有學弟願意跟我學XD),可是總不能一直叫人陪著跳舞充場面吧?

所以第二次表演,講難聽點就是給自己找麻煩!教學?算了吧,那時候只是聽了2年的中文饒舌外加先前聽的英語饒舌,那種感覺一點都不是我該有的教學內容;設備?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哪來的設備可言?很多事情都是克難中的克難,以現在的眼光來看,我只能做經驗分享,教學這個字眼跟我可是有很大的距離的!

不過我還真是佩服那時候的自己。音樂哪邊來?趕快從自己喜歡的音樂中剪出一段Sample出來再Loop成完整的歌曲,音樂算搞定了;歌詞?恩,我記得在表演前2個禮拜,每天晚上帶著CD Player到5館3樓,資傳咖啡廳外面的桌椅那邊,開始寫寫寫到晚上將近凌晨時分才回家,這樣子過了5天才勉強交卷;怎麼讓學弟們配合演出?唉,那時候真沒辦法了,只好在我把所有歌詞大致定型後,找了一大段來分給大家,一個人1個8拍的內容,體驗體驗就好了。

時至今日,這種方式真的很難長遠,我也損失了幾位資質不錯的學弟,這點我還是覺得對他們有些虧欠。雖然如此,當時我還是儘量把我該做到的部份做完,大夥兒一起圍著音響,你接著我的尾巴,我趕上你的進度,一字一句慢慢推敲修正,磨練出應該要有的水準出來。

歌詞的靈感哪邊來?我不否認,大二那差點把我趕出校園的二一紀錄,給我的影響太大了,讓我覺得我的大二生涯總是缺少了點什麼似的,很難過又無奈。學業很糟,感情紀錄從缺,再怎麼讓人感覺總是很快樂的我,在第二次表演前的心情,就是沒有好到哪裡去。寫歌詞寫到很煩的我,偶然間想起那不怎麼樣的大二生涯(尤其是大二下),在感嘆之餘,就順著那時候的表演場合(元智熱舞社主辦的布魯克林派對),寫出這樣的歌詞:

孤獨地走在 布魯克林14街 馬路旁邊牆壁上 儘是滿滿塗鴉
不管是 渾圓大字 還是潦草書寫體 這些都是 不可抹滅 真實的自我
帽T 垮褲 大靴 外套 穿上這些 今天我是 最佳男主角
小兄弟 穿那麼pa 今天要去哪pa妻仔(台語) 告訴你 今天要去元智大舞廳饒舌
全身體(台語)光鮮亮麗 金光閃亮亮(台語) 項鍊與戒指 多到數也數不清
1 2 345 6 7 89 10 10&9&8&7 654321
儘管命運不順遂 人生太坎坷 但是我 還是 不想放棄 及時行樂
管他日子多難過 生活多痛苦 我還是要 拿著Mic 大聲嗆聲

副歌*2
雖然現在的日子 越來越難過 忙不完的事情 還有無盡的煩惱
但是我 還是不想放棄 及時行樂 Party all night High通宵

你看到的我 是如此光鮮亮麗 私底下的我 似乎很難去想像
很想去 相信 非常健談的我 其實是 一個 木訥的 超級笨小孩
我的房間 說起來是房間 可是實際上 是私人儲藏室
功課已經是 爛到不可再爛 只是老子不信邪 還是肖想第一名(台語)
唉~已經是 十八二十歲了(台語) 只是不敢和女生牽手 擱講(台語)談戀愛
晚上 躺在床上 翻來覆去 睡覺做夢還在想著要 跟美眉去玩
有時候 曾經想過要去 另一個世界 只是這個世界 值得令我留念
生不逢時 死不足惜 所以只好死皮賴臉 繼續活下去

副歌*2

人山人海 隨著音樂起舞 而且這邊還有喝不完的可樂跟Ice
不如就讓我們 盡情跳舞 狂飲今宵 就讓我們盡情跳舞 狂飲今宵
就讓我們 盡情跳舞 狂飲今宵 就讓我們 盡情跳舞 狂飲今宵...


是的,上面就是我當時的原稿重現。有點死板,通篇不考慮任何押韻,背景音樂還是從M.O.P.的某張專輯內找出來改編的!現在回過頭來看,這些都是很不完整的作品。不過前面幾天再次翻出來之後,我發現到一個有點悲哀的事實:

恐怕我現在再也寫不出這麼有感覺的作品了...


是阿。演出的那天晚上,把手上的Ice喝得差不多後,想也沒有多想就上台去唱。結果─氣氛實在是太熱烈了!觀眾的反應是很真實的,唱得不好,當下的反應絕對會很冷淡無比;相對地唱得好,觀眾可是會從頭熱烈到結束!我很感謝參與那次表演的觀眾們,我已經盡我所能地做好我該做的地方,觀眾們的熱情也很直接地讓我跟其他一起表演的學弟們感受到被肯定的快感。

痞子曾跟我說「歌詞通篇都是在說你自己嘛!」
(是阿,你還看得出來,厲害!)
負責派對的學弟妹事後跟我說「我的表演太成功了!」
(哪裡,我只是作好我該做的部份罷了~)
大白鵝有次跟我提到「他的同學也有跟著一起唱副歌」
(這是我覺得最驕傲的地方,但是以後就沒有這樣的反應了~)


我一直很難忘記這段表演,若沒有這段表演,我想我往後就不會繼續玩下去了吧。

只是現在能夠重現嗎?我想很難吧。畢竟時空背景已經改變太多了,那時候會有如此感嘆的環境,早就隨著某些事情的消逝,再也無法於內心中重新模擬一番。往事阿~

昨晚,當我跟玩饒舌的夥伴們在忙完下禮拜表演進度後,一起吃飯的時候,我把這段過往告訴他們,也把「初生之犢不畏虎」這句俗諺給搭了上去。一時間,先前練習時都很專注的我們,此時話題一開,我們又很熱情地討論著很多很多事情。

對我們來說,那次表演有太多事情可以去探討,可以去回憶,就是很難去忘記!所以趁這次表演的一頭熱氣氛中,寫點回憶留給自己,當作是瘋狂歲月的一部份吧。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S
  • 畢業頌我倒現在也很難忘懷阿... 我覺得那次你唱最棒!
  • 過獎了!(_ _)

    Hippomaster 於 2008/06/09 23:46 回覆

  • 路人
  • mob?

    mop?
  • 阿~我寫錯字了 (_ _)

    當年我引用的是M.O.P.的Firing Squad專輯裡面的某首歌
    有興趣的可以參考以下連結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ring_Squad_(album)
    這張專輯真是個好專輯
    在當年(1996)還算純樸的饒舌年代(我指的是東岸編曲這方面)
    表現還算不俗~

    感謝你的提醒,謝囉~

    Hippomaster 於 2008/10/29 21: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