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五,一個很單純的早上,老爸去上班,老媽做完家事後準備要去買菜,我則是邊看書邊等著下午去書展...

...突然間一通來自岡山的電話,瞬間把全家人的既定活動完全打亂。「爺爺走了。」雖然我偷聽到消息不妙的通話內容,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不過當我接下電話,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傻住了,腦袋一片空白。

然後一陣兵荒馬亂,背袋裡隨便裝幾件換洗衣物,爸媽跟我快步走出住處,然後藉由捷運與高鐵,下午三點,我們全家人(老姊在高鐵列車上跟我們會合)已經到高鐵左營車站,趕緊租車回到小時候熟悉的岡山鎮。雖然從台北到岡山,路途遙遠,不過以往一路上氣氛總是愉快;這次南下,每個人內心卻都很複雜,誰都沒想過這次會多麼不想走這趟...

快速趕到殯儀館,看到遺體的那一刻,老姊放聲大哭,老媽邊流淚邊提醒我跪下(我前面說過,我的腦袋一片空白,除此之外我都不知道該做啥才好),老爸則是強忍著悲痛不發一語,緩緩地又把遺體帶回冰櫃... 之後就是連串的法事了,一直到封棺。

那天從頭到尾,我可以很坦白地說,我沒有流過任何一滴眼淚。請別說我無情,畢竟有誰規定,遇到這種事情一定要哭出來才算是真的難過?只是我,真的很難過。難過的,不只是我不想接受,身體一向硬朗的爺爺(別懷疑我!),怎麼這麼快就走了?還有,我曾經跟爸媽提到,泰國回來後找個時間南下看爺爺,怎麼過了段時間,機會就這樣沒了?老爸更想著要帶爺爺去新的公園晃晃,怎麼算卻沒算到,會有來不及的那一刻?

那天法事結束後,家裡沒有人睡得著的。爸媽不用講了,這層兒子與媳婦的關係,自然不在話下;我跟老姊則是想著之前與爺爺互動的場景,也是很難睡得下去。所以隔天都是我負責開車,載著全家人到處東奔西跑,一直到還車當下才結束,坐高鐵回到台北。隔了一天,也就是昨天早上,老爸一邊寫著祭文一邊哭,我這做兒子的不忍目睹,不過我也無法多做些什麼,只能呆在自己房間,不知如何是好(後來有幫忙騰字,又發現以往不知道的事情,除了感慨,似乎也只能感慨)...

 


 

其實,若沒有從老爸親口道來,我其實一點都不知道,在遙遠的一百多年前,咱家在阿蓮,曾經是個興旺的大家族。若不是經歷過分家(我們家這一系不是長房),還有家道中落(曾祖父又是抽大煙又是嗜賭),就不會有悲慘的貧民過往,以及之後那傳奇的復興了。或許是那古老的恐怖故事所影響,不過那都是過往了,真的不值一提。

爺爺出生時,家道正中落;成家立業時,咱家正在最悲慘的當下:家徒四壁不說(根據老爸說法,地板是泥巴,天花板會漏水,全家最值錢的東西只有用來教訓後輩的水煙壺而已),而且還是戶可憐的佃農(咱家是台糖契約戶);更慘的是,壯年就被迫變成單身漢(我那未曾謀面的奶奶過世了,原因不明)!左鄰右舍幾乎不看好咱家的未來,所以爺爺不得不咬緊牙根,終身未再娶,獨立撐起家務...

那時候(民國40年代),單親家庭的痛,沒有人知道,只有當事人才會印象深刻。所以我至今依然無法完整地瞭解到爺爺當時的感受,我也只能透過近來與老爸的少數互動,慢慢理解爺爺當時面對的險境。在上述的背景下,母親的角色,只能讓姑姑被迫來承擔(姑姑就這樣失學了...),以現在我的眼光來看,這種沒有辦法之下的辦法,還真是百般無奈...

不過也許老天無絕人之路(可能老天爺也不忍心看到咱家這麼悲慘吧),也許是爺爺的努力奏效吧,當年的左鄰右舍,誰都沒想過,現在咱家不但挺了過來,而且還繼續發揚光大,人丁興旺!當然這也有不少後遺症出現,像是爺爺的硬漢性格(沒辦法,不這樣根本保護不了家人)、爸爸的不安全感(我得說我一直到最近才能體會到那種感覺)、全家族對於錢的斤斤計較等等,只是這些後遺症,相較於爺爺的付出,又算得了什麼呢?

所以,當年為了避免做不完的農事而勤奮苦讀的爸爸,就在爺爺不支持(窮得要命怎麼還有錢支援)也不反對(某種程度上還以『不唸書就去種田』來激勵爸爸加緊苦讀)的態度下,率先成為家族內第一個高材生,娶了個某地方家族千金,然後又神奇地過關斬將,把全家帶往小康的境界。

不相信嗎?我一開始也是不相信,不過後來我不得不信。當我爸媽結婚的時候,所有的嫁妝全部都由女方提供(包含房子跟傢俱),男方能提供的,真的只有我爸在牆上貼得滿滿的成績單而已(女方當年除了外公之外,幾乎無人看好這樁婚事;套句現代用語,成績單能吃嗎?說難聽點,這比預期報酬率還要不可靠!);而且很遺憾的是,當年媽媽身上的金銀嫁妝,我從來沒機會目睹─因為都被典當光光用來置產了(只能用照片來追憶...我想看都沒得看)!

打到這邊,我也很感激爺爺的付出,不然我們這個家族,很難有今天的盛況。在叔伯那一輩的努力下,咱家族脫離了佃農生活─沒有人願意再回到過去─而逐漸步入小康,爺爺也終於從辛苦的農事中退休,讓叔伯等小孩輩分共同照顧。對於爺爺,沒有叔叔伯伯不感恩的,尤其是我爸,「事親至孝」若沒有爸爸的以身作則,這句成語我大概也很難完全體會!所以爺爺辭世,爸爸是最傷心的人,這也是我目前最擔心的...


一個多禮拜過去了,全家人的心情,大抵上算是平靜下來了。想想我在安和路上,一邊走路一邊流著眼淚,我想我自己大概也慢慢釋懷了吧...

這邊就先撇開令人難過的部份。先前提到爸媽的婚事,那麼我想我應該有責任,把爸媽婚事的過程給記錄下來,留給自己回憶也好。

在辦完爺爺的頭旬法事過後,上禮拜五晚上,全家人在家裡,一邊吃著水果一邊聊天。聊著聊著,老人家免不了又開始回味起往事來了(尤其是面對人生重大階段後);只是這次講著講著,老爸就把一些好玩的事情給講出來了─我跟老姊連聽都沒聽過的妙哉好事!

就像前面說的,咱家在民國40年代是台糖的契約戶,每當台糖採收甘蔗時,咱家就得派出人力來幫忙採收。雖然台糖跟咱家有著這樣的關係,不過一旦遇到產權的問題時,就像諺語「親兄弟明算帳」一樣,事情一旦談不攏就上法院去吧!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邊,台糖後來認為咱家所在村莊的住戶非法佔用台糖的土地種東西,於是就上法院去了;結果當然就不用想了,一群沒唸過書、學過文字的村民們,哪裡懂得怎麼爭取自身權益?那些有爭議的土地,就這樣被台糖給收了回去。(老爸講到這邊,心有不甘地說『那些土地上的土芭樂,在台糖把土地收回去後,全部把土芭樂樹給砍光光,一棵都不剩!那些樹是我的童年回憶耶!』)

土地的事情,就這樣結束了,沒有任何的後續。但是好玩的事情,現在才正要開始...

不曉得是誰出的意見,爺爺當年被村子推派為代表,上法院去打官司(可見爺爺的才智當時被村民所公認)。不過爺爺最大的敗筆,就是不識字,所以看不懂法律文書,只憑著滿嘴道理「去跟法官說」,想當然爾,官司就這樣子打輸了。

只是,爺爺打官司回家之後,卻是這樣說的:「台糖派來打官司的人,看起來蠻有錢又有才能,或許他的女兒還不錯!」。(這...) 沒錯,當年派去打官司的,正是我的外公,因為那時候他在台糖工作,負責的區域就包含當年咱家居住的村子。然後更神奇的是,爺爺不只是說說而已,後來還真的予以行動,去找媒人說項,然後就是兩家相親(爺爺那時不知怎的,相親的時候沒有現身 :P),接著就是那難以置信的交往,還有結婚了...打到這裡,我只能說我爺爺真的很酷!或許他認為「你拿走我的土地,我就跟你要來一個媳婦」;或許他又認為,他兒子(就是我老爸)就是有本事把別人的女兒娶進門(當年老爸實在很風流,在師大唸書時就有老外女友了~)啦!

不過現實狀況是,當時老媽看到老爸的當下,就開始嫌老爸是「乾扁四季豆」(當年老爸的身材,是出了名的瘦竹竿體型),只會在學校教書,沒啥出息;而老媽那邊的家人更是沒人看好這種「貴公主與窮小子」的夢幻婚事!就在一片不看好之際,老爸在大學時代為了學英文而累積的風流手段,就這樣派上用場了。於是,在經過死纏爛打好幾年後,「癩蛤蟆吃天鵝肉」,爸媽就這樣要結婚了!

勁爆的部分還沒完。相親當時沒參與到的爺爺,在爸媽結婚之前,居然偷偷跑去老媽當時任職的農會,去找老媽「面試」!在我們的認知中,若不是門當戶對的婚姻,不管是王子與南瓜公主,還是公主與窮小子,當事人都會認為,這種婚事不用挑剔太多,就給他快快結婚去吧。且慢!爺爺雖然窮,但是才智不是蓋的,「就算你是有錢人家女兒,我也要看你聰不聰明」,於是乎就把事先「心算」好的存單,拿來當作老媽結婚之前的「口試」考題!當然囉,這種考題對於負責農會利率計算的老媽來說,充其量也只是「一般性的業務」,絕無被問倒的可能,於是爺爺就這樣「答應」了爸媽的婚事... (老媽在爺爺離開農會之後,才從其他職員口中知道,原來問她問題的人不是一般客戶,是未來的公公!XD)

以上就是爸媽結婚的過往─基本上來看,那些豪門婚事,哪有像咱家那樣傳神的?很多冤家都是老死不相往來,像爺爺與外公這種「土地爭奪戰」的對戰雙方,照理講更是只有仇恨而已,誰知道後來還有這種「冤家變親家」的有趣故事,真是妙哉~XD(當然,外公這一切全看在眼裡,只是他的想法,我就不知道囉~)

再者,門不當互不對的婚姻,通常是有錢的講話最大聲,像爺爺這種窮親家,居然去找有錢媳婦考試,我看這真的沒有往例可循吧?(我想外公事後才知道吧 :P)

所以我姐常說「爺爺最可愛了」,我想,上述這些直率的言行舉止,後面想想,真的挺好玩的,直率得可愛!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