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與朋友論及大學時代的社團生活時,幾乎都會被問到:要不要秀一段給大家看?

這種問題,不管是大學同班同學、高中同學、同袍們、還是研究所的同學及學長姐們,幾乎都會丟出這問題給我,不光是他們不相信─他們眼前那位帶著銀框眼鏡,長相一點都不帥氣,身材帶點小腹,髮型單調無趣,一副該死的書呆子模樣的人,在大學生涯中,居然呆了五年的熱舞社,而且他們對於熱舞社的印象,多半來自於媒體上的勁歌熱舞,那種不熟悉的隔離感,也讓他們對眼前的我,既感到訝異又覺得我好像在騙他們一樣似的...

每次遇到這種問題,能夠笑笑帶過的我盡可能如此,不過沒辦法推託的,也就只能隨便跳跳帶過囉。我相信大多數不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舞者們,或多或少都會遇到這種狀況(例如我的社團學弟貓王)。

只是以我內心最真誠的感覺是:我真的願意這樣嗎?

...恐怕不是所有舞者們都願意如此吧...

呃,我這樣講可能有點武斷了點,不過並不是所有跳舞的、習舞的人都很習慣被拱上台跳舞的。以我來說,我可能還比較情願在自然而然的環境下跳舞。

想像一下...

找個空地,拿台音響,放出自己喜歡的音樂,然後聽、聽、聽...身上那種想要跳舞的感覺,很自然地慢慢累積,然後...就很自然地站出來,跟著音樂搖擺。不管別人怎麼想,不管自己是否跳得好,反正就是這麼自然,「聽到音樂就想跳」。

這種想像可能不是每個人都能了解,不過我一直都很期待著這樣的感覺。事實上我也體驗過這種感覺的美好,能夠多來幾次當然是更好囉~

所以我不喜歡有人一直強拱著我出來跳舞,因為那種不甘願的感覺,我不喜歡,所以能夠不跳,當然是盡量避免;可是有些時候因為人情或是壓力,又不能說不跳(就像這篇講的前輩的境遇),所以遇到這種情況,也只能稍為應付一下了事,可是跳一跳之後就會覺得「自己怎麼跳得那麼差」的那種厭惡,那種感覺更令我受不了...

所以,各位朋友,還有以前的同學們,請不要一直叫我秀段舞蹈給你們看,千萬不要!(硬要叫我跳可以,不過到時候跳一次就收點費用,如何?)

Hippoma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